主办: 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 辽宁社会科学院 东北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振兴辽宁 > 名家观点
新一轮东北振兴要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动摇全力发展“新经济”
2017年02月04日 10:33 来源:东北新闻网 作者:
分享到:

   谢地

  (辽宁大学经济学院)

  近年来,伴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东北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特别是辽宁省,在2016年出现了负增长。这表明,上一轮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中形成增长动力已经或正在衰减,原有的经济发展方式和经济结构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不适应新常态的要求。经济下行,也迫使东北地区,特别是辽宁省按照中央的部署,努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发展“新经济”,加快转经济转型升级的步伐,并且取得了较大进展,初现新一轮东北振兴的光明前景。

  首先,是在微观,即企业层面,东北地区重视发挥国有企业在转方式、调结构中发挥引领作用,地方国有企业通过深化改革,推进股权多元化,开始重现生机活力。辽宁的一些著名企业,如沈阳机床有限公司、瓦轴集团等,抓住新技术革命带来的机遇,在研究开发(R&D)、智能制造、产品结构调整、跨国并购、构建产业链、精益管理及服务等方面都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逆势成长,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蓄积了发展的强劲势能。

  其次,是在中观,即产业层面,去产能、去库存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同时加快了用信息技术等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不断巩固提升传统优势。例如,辽宁省充分发挥装备制造业的优势,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完善资金链,全力以赴解决“原”字号、“初”字号产品居多的问题,推进辽宁“重装”升级,迈向产业中高端,致力于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装备制造业基地和重大技术装备战略基地。另外,高度重视以创新引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弯道超车,直接站在国际科技前沿,弥补原有结构的短板,高新技术产业化非常迅速。东北“新经济”呈现出光明的前景。

  再次,在东北区域经济层面,东北三省对于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普遍有了更强烈的自觉和紧迫感,同时,对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了更多的战略定力,在“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等方面取得明显进展,防范政府性债务和养老金风险取得成效,企业税费成本下降,扶贫攻坚、公共服务、生态环境等“短板”的投入大幅增加。经济下行中民生不仅没有收到影响,反而有所改善。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也注意不同省、地、市的差异性,着力发挥各自优势,同时增强整个区域间的协调性。

  最后,特别值得提出的是东北地区政府层面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积极进展。针对“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以及人们对东北营商环境的质疑,东北地区的各级政府勇敢地把自己放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范畴加以考量,敢于“用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决心努力改善其供给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质量,提升地方政府治理能力水平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例如,辽宁省通过省人大强力颁布《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成立由省委书记、省长亲自挂帅的软环境建设工作领导小组,针对有损营商环境的典型施案例,采取集中整治措施,对有关政府官员的行为进行公开曝光、严肃查办。地方政府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创造让各种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的制度安排,营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浓厚氛围,是政府不可推卸的神圣职责,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政府治理变革的迫切要求。恢复政治生态,提高地方政府的“善治”与“良政”水平也是东北地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努力,将会使得东北地区重新成为投资热土。

  通过上述努力,东北地区,特别是辽宁省的经济先行指标,如工业用电量、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货运量、港口货物吞吐量等都呈现出复苏迹象,经济发展新动能正在积蓄和涌动,经济社会发展重现勃勃生机,辽宁新一轮振兴充满希望。

  应当看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培育东北经济发展新动能,重点是培育东北的“新经济”,但这是一项长期的任务,不可能一蹴而就。下一步,东北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解决好以下几个问题:一是处理好“旧经济”与“新经济”的关系。旧与新是相对的。作为“新经济”核心内容的信息技术和绿色要素不可能长期自我循环,必须在传统产业中找到发展依据;而传统产业要依靠信息技术和绿色发展理念进行改造和提升。没有夕阳产业,只有夕阳技术。既要“无中生有”,也要“有中生新”。二是处理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东北发展“新经济”,离不开金融创新的支撑。但在金融创新过程中要防止金融创新放大的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恶性膨胀,放大金融风险。三是处理好经济存量与经济增量的关系。经济存量是“旧”的,但却是东北经济长期发展的果实,应该倍加珍惜,这是经济进一步发展的基础条件,在“新”的增量没有出现之前,也是东北的看家本领,经济存量的结构优化本身也可以带来巨大则增长潜能;经济增量对于“新经济”来说至关重要,但又不可能是外部镶嵌进来的,而应该依靠新的经济发展理念、新的技术、新的制度,从经济存量中内生出来。四是处理好实施“走出去”战略与规避产业“空心化”的关系,借鉴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教训,在实施“走出去”战略的同时,着力规避产业“空心化”问题。五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硅谷确实不是计划出来的,而主要是市场选择的结果。但是,发展“新经济”离不开政府的作用。但政府的作用不是直接干预,而是通过政府治理创新,为市场机制的充分作用创造条件,为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创造必要的政策及制度条件。美国“新经济”发展的经验表明,通过减税来启动民间投资;借助放松监管,释放民间活力;利用金融创新,提供资金支持;发展军民融合,提高技术进步速率,等等,政府都有巨大的作用空间。东北地区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政府同样有巨大的作用空间、政策空间。六是处理好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的关系。东北的国有经济比重大、国有企业数量多,是东北经济的看家本领之所在。要通过地方国有企业深化改革、央企与地方国企的融合发展,做强、做大、做优东北的国有企业,重振东北国有经济的雄风。东北的民营经济发展很不充分,相对弱小,但对于东北的结构优化和转型升级却可以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特别是吸引民营经济进入“新经济”领域还具有巨大发展空间。新常态下东北经济的下行,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民营经济发展不充分的结果。所以,新一轮东北振兴,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同等重要,不可偏废。地方政府应该向支持国有经济一样重视民营经济的发展,向曾经特别是重视引进外资一样,重视民营经济发展。

(责编:戢强)
>